Cart
e"> "Close Cart"

漢 白玉辟邪形硯滴

漢 白玉辟邪形硯滴

Item Description:

AN EXTREMELY RARE WHITE JADE MYTHICAL BEAST WATER DROPPER
HAN DYNASTY

日本酒井家族玉器珍藏
酒井繁松(1913-2015),生於富山縣黑部市,排行老么。上有一位兄長和三位姐姐。其父酒井助次郎是吉田工業株式會社專務取締役,自幼家境優渥,家族氣氛融洽。青年時期,繁松與酒井家族隨其父服務於吉田工業株式會社,1951年公司總部遷至東京都時,看準戰後物資貧乏的商機,便獨自創立酒井株式會社,經營美國進口牛仔褲布料、成衣以及配件等的相關貿易,因精準的眼光與魄力,酒井的事業開始飛躍成長。

酒井繁松的收藏,起源自東京博物館之展覽。二戰後,帝室博物館改稱「國立博物館」,1952年改稱「東京國立博物館」,1968年館內東洋館開放,展出的美術品主要為來自中國、朝鮮半島等亞洲地區的藝術品。根據官方統計,在二戰期間被日軍運回的珍貴中國文物約有十萬件,一般文物更是不計其數,約有數百萬之多。因為博物館展出大量中國精品,使酒井繁松有機會接觸中國字畫及玉器等藝術,因喜愛而深入瞭解,進而收藏。

1972年,中日雙方恢復正式邦交後,在經濟、文化、科技等眾多方面開展雙邊合作。1973年,酒井繁松從橫濱搭船到天津,再進入北京從事貿易。此時期,北京著名的傳統文化商業街道「琉璃廠」,以經營古書字畫、文房四寶、珠寶玉器而聞名。本次拍賣編號 515至544即為酒井繁松於1974至1984年間在北京琉璃廠透過友人介紹而獲得之收藏,並由家族傳承,今由其孫輩家屬所提供。

白玉質,質地細密,光亮潤澤,泛出瑩瑩寶光。通體受沁呈深淺不一黃褐色及綠色銅鏽。辟邪作伏行狀,昂首挺胸,雙眉濃密,隆鼻鼓目,張口露齒,舌尖翹起作怒吼狀。頜下有長髯,與胸肌相連。頭頂獨角後仰分岔,四肢粗壯,肌肉噴張飽滿,趾有尖爪。肩生雙翼,羽翼層層疊壓,長尾順勢搭於臀後,末端捲曲分為四綹,周身以細陰線刻出裝飾。今咸陽市博物館庋藏西漢〈玉辟邪〉(圖一),造形樣貌與本品相似,為同時代的典型之作。唯本品辟邪背部開圓孔,內部掏空可貯水,上置橢圓形蓋,邊飾雲氣紋,頂高浮雕一趴伏羽人,在表現神獸氣韻之餘,結合實用性與藝術性,更為珍稀。

硯滴是文房用具之一,又稱「水丞」或「水盂」,在古代直呼為「水注」,主要用於給硯池添水,除實用外更帶有觀賞和陳設性質。在漢代玉器中,以瑞獸為創作題材之文房用具,目前僅見揚州博物館庋藏東漢〈飛熊玉水滴〉(圖二)、北京故宮博物院庋藏東漢〈玉臥羊硯滴〉(圖三)及本件漢〈白玉辟邪形硯滴〉,三者雖有異曲同工之妙,然本品蓋頂羽人同時具有人與鳥的特徵,面貌奇特,肌肉飽滿粗壯,有著人的上身,腦後長髮彎捲,然有如鳥的翎羽和爪子,腿上以陰線飾羽毛,為漢代仙格化的羽人形象,略勝一籌。

羽人為古代神話中的飛仙,〈神獸武士-羽人〉(圖四),出現在曾侯乙墓漆畫藝術中,當與楚人獨特的宗教信仰和神話傳說有關。《楚辭・遠遊》:「仍羽人於丹丘兮,留不死之舊鄉。」羽人是楚國巫風興盛且具創意的藝術作品,常以鳥的模樣出現,表示輕盈與脫離地上重力,且鳥象徵脫離身體的人飛升仙境,既繼承古代神話精神,又開創新的神話主題。漢代將表現飛升概念的羽人與身負雙翼的辟邪神獸結合,寓以得道成仙、鎮鬼降魔等。

春秋晚期至戰國晚期的大型楚墓發掘出造形詭譎、面目猙獰的鎮墓獸及辟邪。隨時代推移及觀念的演變,至秦漢之際,玉辟邪代之而起,成為更考究的替身。《漢書.西域傳》:「烏弋山離國⋯⋯有桃拔、師子、犀牛。俗重妄殺。」孟康注:「桃拔一名符拔,似鹿、馬尾,一角者或為天鹿,兩角者或為辟邪。」如揚州博物館庋藏東漢〈飛熊玉水滴〉(圖二)、陝西省寶雞市博物館庋藏東漢〈玉辟邪〉(圖五)及本品,為漢室貴族借助異獸之威武兇猛化為文房巧品,在噬鬼禳災、拔卻邪惡之餘,賦予香插、硯滴等實用功能。

本件硯滴以半抽象神話故事為題,造形威武生動,立體感極強。羽人形象怪誕奇妙,予人神奇之感。神獸刻劃栩栩如生,體形豐腴,穩重厚實,前伸後蹬如龍驤虎步,嘯吒風雲,其霸氣騰踔之勢辟除邪惡,當所向披靡。

諮詢電話: 886-2-2358-1881 Email: art@yu-jen.tw

AUCTION
$ 3,500,000.00 ( Low est. )

AUCTION BY:

SIMILAR AUCTIONS

Check out our auctions with similar lots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