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rt
e"> "Close Cart"

十/十一世紀 斯瓦特銅蓮花手觀音立像

十/十一世紀 斯瓦特銅蓮花手觀音立像

Item Description:

A RARE AND LARGE BRONZE FIGURE OF GUANYIN, SWAT-STYLE
10TH/11TH CENTURY

附牛津熱釋光測年法檢測報告編號N120e17,2020年9月9日,證實年代符合

觀音精銅鑄成,質地細緻光滑,深沉凝重,局部銅綠與螺髮紺青色相映,顯露典雅古意。尊像頭梳高聳立髻,額上穿戴三尖瓣式花冠,冠正中無量光佛,臉頰飽滿,杏仁眼,目光如炬。彎眉細長,眉間飾白毫,寬鼻厚唇,面容祥和寧靜。耳飾佛璫,雙臂戴釧,頸與腰配珠鍊項圈,以綠松石點綴,白毫和雙眼嵌銀,增添華麗璀璨的莊嚴氣息。身姿呈三曲式S形,予人從容悠閒之感,上身全袒,左肩披仁獸皮、掛禪思帶,身掛花環,長已逾膝。下著裙裳飾花卉圖案,一長一短,薄如蟬翼,曲線畢露。束腰帶,呈錐狀垂於雙腿間,身側一株蓮花自腳旁升起。右手施與願印,左手下垂執一莖蓮花於肩旁綻放,右足略向前邁,左足直立,姿勢自然立於圓臺,具濃郁斯瓦特藝術風格。

今北京故宮博物院庋藏八/九世紀斯瓦特〈坐像思維蓮花手觀音菩薩〉(圖一)、十一至十二世紀 西藏西部〈立像無畏印蓮花手觀音菩薩〉(圖二)及本尊像之風格,隱約可見承襲犍陀羅美術的寫實精神。然從寶冠可知,八至十二世紀的印度西北地區及西藏西部,觀音菩薩冠中皆飾「無量光佛」,肩或披仁獸皮,裙裳或一邊長一邊短的安排,已然為嶄新之面目。然本尊以陰刻線表現眉線細長與花卉圖案,或躋部肌肉作塊狀隆起的誇張手法,或用銀飾替換佛像眼睛、白毫,銀光閃閃,表現威德熾盛的如來光色,如《方大莊嚴經・卷十》云:「眉間白毫放大光明,遍照三千大千世界。」皆形成斯瓦特佛教造像中的特殊藝術風格。

古西北印度斯瓦特及喀什米爾是印度和中亞的重要通道,也是古代佛教流布之地。斯瓦特為今巴基斯坦印度河上游支流的斯瓦特溪谷地區,在中國古代稱為烏仗那,屬北天竺古國,舊稱優填國,烏萇國,烏瓦那國,即「佛國記」。《增壹阿含經・卷二十八》記載,釋迦牟尼佛在世時,應釋提桓因之請,至三十三天為母摩耶夫人說法。優填王因久不見如來,思親釋迦佛,遂令巧匠以牛頭栴檀刻造,是為佛教造像流傳之始。五世紀時,匈奴侵擾犍陀羅地區,佛教徒逃亡斯瓦特山區,使此地佛教復興,成為以蓮花生教義為宗旨的金剛乘派的中心地。六世紀後,來自犍陀羅的工匠帶來嫻熟的造像技術,代之以斯瓦特包括喀什米爾地區製作的許多獨具特色的佛像,至今引人注目。斯瓦特式佛像即為斯瓦特地區造像,傳世多為七至十世紀之作,承襲犍陀羅造像衣著風格,薄而貼體,僅在衣緣處施以凸起線條,或在袈裟表面陰刻花紋,風格強烈。

七世紀初,玄奘西行取經,曾路經斯瓦特,在「大唐西域記」裡記載,烏仗國崇重佛法,敬信大乘。北京首都博物館庋藏唐代吐蕃時期〈蓮花手菩薩像〉(圖三)即為受斯瓦特造像風格影響的佛立像,其自然姿態與風格,可為本尊造像相似之例證。然本尊像軀體結構比例精準,造形優美,手腳刻劃細膩,肌肉線條寫實,飽滿富有彈性,樸素中透出華麗,完美體現斯瓦特藝術所追求的人體自然諧和境界,充分反映觀音的尊貴身分與氣質。

諮詢電話: 886-2-2358-1881 Email: art@yu-jen.tw

AUCTION
$ 2,000,000.00 ( Low est. )
Lot in 台北宇珍2021春季拍賣【拍賣將延期,日期於近期公告】
AUCTION DATE: Jun 26, 2021 at 2:00pm CST

AUCTION BY:

SIMILAR AUCTIONS

Check out our auctions with similar lots.